快捷搜索:  

焦点访谈:非凡十年 托起山村孩子的梦想

央视(shi)网消息(焦点访谈):党的(de)十八大以来,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(de)党中央领导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(ren)民砥砺前行,党和国家事业取得历史性成就、发生历史性变革。《焦点访谈》从今天开始,聚焦 非凡十年 ,关注我(wo)们(men)身边的(de)巨大变化,记录着满满的(de)获得感。这些孩子是(shi)甘肃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四五年级的(de)学生,他(ta)们(men)今年都满十岁了。别看这些小朋友的(de)人(ren)生阅历还很短,但却已经体会过两种不同的(de)生活场景。随着脱贫攻坚的(de)不断推进,当地在戈壁滩上开发建(jian)设(she)了生态移民新区,将乡亲们(men)陆续搬出了大山。新村很美观,但最漂亮的(de)是(shi)学校。2018年的(de)这场搬迁,就将孩子们(men)的(de)生活分成了前后两半。前半部分是(shi)在深山沟壑中玩耍,后半部分是(shi)在足球场草坪上奔跑。 

富民完全小学坐落在甘肃省武威市古浪县,是(shi)生态移民区富民新村的(de)配套工程,也是(shi)一所在戈壁滩上新建(jian)起来的(de)小学校。全村适龄儿童都可以在这里接受小学义务教育。塑胶跑道、标准的(de)八人(ren)制足球场是(shi)这所小学校里最靓丽的(de)风景。这里的(de)孩子大多是(shi)从古浪县南部山区搬迁下来的(de)。

古浪县的(de)南部山区属于祁连山东端支脉,那里生存条件恶劣,教育水平落后。

甘肃武威市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校长朱世云说: 过去基本上都是(shi)土坯教室、土操场,一块平整的(de)操场对(dui)于孩子们(men)来说是(shi)一种奢望。在我(wo)们(men)印象当中,那些孩子整天都在土里面做游戏,感觉身上都是(shi)土里土气的(de)。

高嘉欣是(shi)个喜欢音乐的(de)孩子,小时候奶奶吹奏的(de)口琴,曾是(shi)她(ta)最美好(hao)的(de)记忆。但是(shi)不管怎么练习,高嘉欣总是(shi)不得要领。她(ta)不像奶奶那么有经验,在口琴上总是(shi)找不着调。没有专职的(de)音乐老师、体育老师,也没有像样的(de)操场,缺少基本的(de)教具,这曾经是(shi)南部山区中小学普遍存在的(de)窘迫状况。2018年8月,搬迁的(de)大卡车载着古浪县南部山区的(de)乡亲们(men)来到了他(ta)们(men)的(de)新家园,一座新学校已经在这里等待着老师和学生们(men)了。

新建(jian)的(de)富民完全小学是(shi)从2018年开始招生的(de)。新学校哪里都好(hao),但在第一个学期,看着新配发的(de)电脑,老教师刘桂文却有些发懵。以前在山里,刘桂文都是(shi)用纸笔备课的(de)。

老教师变成了新学生,但只要教学效果好(hao),孩子们(men)喜欢,有什么困难是(shi)不能克服的(de)呢?

甘肃武威市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教师刘桂文: 老师们(men)的(de)教学思路一下子打开了,孩子们(men)的(de)课堂接受能力也大幅度提高了。

新学校的(de)新设(she)施让孩子们(men)兴奋不已,但对(dui)高嘉欣来说,最让她(ta)欢喜的(de)是(shi)学校里有了专门的(de)音乐教室和专职的(de)音乐老师。

甘肃武威市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志愿者教师杨亚卉说: 她(ta)非常喜欢音乐,但是(shi)她(ta)什么都不懂,不识谱子也不懂节拍,所以我(wo)就从最简单的(de)1234567教起。

甘肃武威市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学生高嘉欣说: 老师刚开始教我(wo)们(men),我(wo)们(men)用了一两节课就会弹了,又开心、又快乐。

最让孩子们(men)惊喜的(de)还是(shi)学校的(de)大操场。在那之前,南部山区的(de)孩子们(men)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(de)操场。

甘肃武威市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校长朱世云说: 作为移民点新办的(de)学校,当时我(wo)的(de)印象特别深刻,这些孩子们(men)第一次走到舒服柔软的(de)足球场上面的(de)时候,用他(ta)的(de)小手去抚摸那些小草,去感受它(ta)的(de)温度,好(hao)多孩子都躺到草坪上面开始打滚撒欢。

孩子们(men)第一次走上足球场的(de)那一幕,至今在朱世云的(de)心里难以忘怀。而最令富民完全小学师生难忘的(de)时刻是(shi)在2019年8月21日的(de)上午,在甘肃考察的(de)习近平总书记专程来到古浪县黄花滩生态移民区富民新村考察调研,他(ta)走进了这所小学校。

甘肃武威市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志愿者教师杨亚卉说: 当我(wo)抬起头的(de)时候,我(wo)看到习总书记已经走到了教室门口,我(wo)转过去的(de)时候,看到总书记我(wo)非常激动,心都快要跳出来了。孩子们(men)当时也非常激动,看到总书记之后,都是(shi)开心地叫着习爷爷。

孩子们(men)演奏了他(ta)们(men)刚刚学会的(de)乐曲《小燕子》。

杨亚卉说: 总书记听完之后,对(dui)孩子们(men)的(de)表演非常满意,他(ta)当时说农村的(de)一个小学,孩子们(men)能把《小燕子》弹得这么好(hao)听是(shi)非常不容易的(de),所以孩子们(men)从小就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。

走出教室,总书记看到了正在进行足球训练的(de)孩子们(men)。

甘肃武威市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原校长董胜业说: 他(ta)问喜不喜欢踢足球,已经踢了几年了,当得知孩子们(men)非常喜欢踢足球的(de)时候,就叮嘱我(wo)们(men)一定要开办好(hao)这样的(de)兴趣小组。总书记走到校门口的(de)时候,然后回过头来,说跟孩子们(men)合张影,因此在那个位置留下了一张非常珍贵的(de)照片,孩子们(men)欢呼雀跃,笑得像花一样,当时老师们(men)也非常激动,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激动的(de)眼泪。

总书记的(de)谆谆教诲、殷切期盼,成为这座戈壁滩上的(de)小学校里师生们(men)不断前进的(de)动力。

办好(hao)群众家门口的(de)教育,让每个孩子都能全面发展,阳光自信,是(shi)近十年来我(wo)国在教育改革发展上不断努力的(de)目标。富民完全小学的(de)师生也努力向着这个目标奔跑。买慧君是(shi)学校的(de)教导主任,她(ta)得知王生辉、王雨萱兄妹的(de)父母常年不在身边,家中只有年迈的(de)老人(ren)和两个孩子。

农村留守儿童问题是(shi)我(wo)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出现的(de)阶段性问题,近年来,党和政府高度重视(shi)农村留守儿童的(de)关爱保护工作,对(dui)建(jian)立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服务(fuwu)体系作出决策部署。富民完全小学建(jian)立之初,就预留了一个房间,作为孩子们(men)心理疏导的(de)港湾。学校还派买慧君专门学习了心理辅导的(de)相关课程,定期的(de)家访和沟通是(shi)学校承担的(de)对(dui)留守儿童进行关爱保护工作的(de)内容之一。

甘肃武威市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教导主任买慧君说: 陪他(ta)们(men)一起做作业、陪他(ta)们(men)玩耍,让他(ta)们(men)感觉到身边有很多好(hao)朋友在帮助他(ta),让他(ta)们(men)参加足球训练。

绿茵场上的(de)拼搏渐渐让王生辉找到了自信的(de)感觉。没有哥哥踢得好(hao),让王雨萱有些失落。作为家里的(de)第二个孩子,雨萱总要捡哥哥的(de)旧鞋子穿,也让小姑娘有点难过。

买慧君说: 我(wo)在周末悄悄给她(ta)买了一双新鞋子,我(wo)说你(ni)试一试这个码适不适合你(ni)穿,她(ta)试一试很兴奋地告诉我(wo): 老师,这个鞋刚刚适合我(wo)。 我(wo)说这双鞋正好(hao)送给你(ni)。孩子们(men)都在旁边给她(ta)鼓掌,说这双鞋子就像是(shi)天生为你(ni)准备的(de)一样。

让孩子们(men) 个子长得高高的(de),身体长得壮壮的(de),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是(shi)习近平总书记在富民完全小学考察时对(dui)老师们(men)的(de)嘱托。今天这所戈壁滩上小学校里的(de)师生们(men)一直将总书记的(de)话记在心中,向着这样的(de)目标而努力。

杨亚卉说: 老师的(de)意义就是(shi)想让他(ta)们(men)从小有爱好(hao),让自己变得更加自信、阳光、活泼。

学会了弹奏电子琴的(de)高嘉欣,迫不及待地想让奶奶认识她(ta)的(de)音乐老师。吹口琴,高嘉欣已经能找到感觉了,对(dui)这个爱好(hao)音乐的(de)孩子来说,这是(shi)一件无比美妙的(de)事情。

2022年8月,12岁的(de)王生辉第一次坐上飞机,飞出了戈壁滩。中西部青少年足球邀请赛在贵州都匀开幕。富民完全小学雏鹰足球队(dui)与来自全国九个省的(de)200多名足球小将在绿茵场上展开角逐。他(ta)们(men)获得小组第二的(de)佳绩,王生辉获得了 最佳射手奖 和 勇于拼搏奖 。努力进取、快乐成长,正在这座戈壁滩上的(de)小学校里成为现实。曾经那些南部山区里的(de)生活对(dui)这些孩子来说已经成为历史。

仅仅数年,富民完全小学的(de)师生们(men)经历了从生活环境到教育环境,乃至教育理念上翻天覆地的(de)变化。从2012年到2021年,我(wo)国义务教育在实现全面普及的(de)基础上,仅用10年左右的(de)时间(shijian)实现了县域基本均衡发展,努力满足人(ren)民群众从 有学上 到 上好(hao)学 的(de)美好(hao)期盼。

2012年到2021年十年间,全国财政性义务教育经费从1.17万亿元增加到2.29万亿元。义务教育阶段建(jian)档立卡脱贫家庭学生辍学实现了动态清零,长期存在的(de)辍学问题得到了历史性解决。全国义务教育学校生均体育运动场占地面积从7.3平方米增至8.2平方米,生均教学仪器设(she)备值从727元增至2285元,互联网接入率由25%提升到近100%。义务教育基本办学条件得到显著改善,特别是(shi)许多中西部农村地区办学条件实现了质的(de)飞跃。 

焦点访谈:非凡十年 托起山村孩子的梦想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861人留言! 共有:861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